下沉市場流量之戰: AI不僅能養豬,還能趕野豬
2019-10-08 18:58 下沉市場 AI養豬

下沉市場流量之戰: AI不僅能養豬,還能趕野豬

作者:韓敬嫻、張雪、余洋洋

編輯:張麗娟

來源:CV智識(ID:CVAI2019)

到農村去刷墻,到小超市去播廣告,到網吧去占開機廣告,近兩年來拼多多和趣頭條的爆火,使得下沉市場的流量戰場,越發硝煙彌漫。

同樣,對于同是身處紅海的智能硬件設備來說,下沉市場意味著什么?究竟什么樣的用戶算是真正的剛需用戶?三四線城市與鄉村地區的用戶對于AI的接納,又意味著什么?

長假第5天,投中網的作者們回到自己的家鄉,在走親訪友的同時,也走進所謂的“下沉市場”,看看大家是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接納這些智能硬件設備的。

順暢交流:智能音箱伴隨的童年時光

“小度小度,我想看小豬佩奇。”

剛剛上幼兒園的多多已經能夠很熟練的用智能音箱看動畫片。

多多家位于一個北部的四線小城,家中售價399元帶屏的小度智能音箱也是在一線城市工作的家人送的,親戚朋友贈送是下沉市場智能音箱的一個主要來源。

家里的小度音箱主要是多多在使用,與一二線的成人用戶關心的智能問題不同,小朋友的任務有限,看動畫片、講故事,當然偶爾也會有幾句抖機靈的對話:

多多:小度小度,我吃葡萄你吃葡萄皮

小度:我吃瓜子你吃瓜子殼

對于多多來說,當下并沒有被觸屏和鼠標鍵盤培養起使用的依賴感,再加之兩個??仄骼椿夭僮韉牡縭由韻愿叢?,語音的交互對話相對自然,還減少了大人與智能音箱對話的陌生感和尷尬感,接受起來十分順理成章。

在被問到是否好用時,多多和媽媽都表示,“挺好的”。雖然多多的爸爸媽媽并不經常使用,但有一個功能最喜歡:視頻通話。去樓下或者不在家的時候可以通過手機撥打小度音箱實時查看孩子狀況。

智能音箱剛買回來的一兩個月是使用頻次最高的時候,多多媽媽介紹,現在一方面小朋友的新鮮勁兒過去了,另外一方面家人也會約束使用頻次,小度雖然帶屏幕,但還是太小,對小朋友的眼睛不好。

在智能音箱的下沉市場中,兒童絕對是一個主要用戶群體,娛樂和教育會是最主要的功能。這就要求廠商布局的不僅是技術,還要有不同年齡層不一樣需求的交互技能。

在交流過程中,多多媽媽表示,好幾個鄰居家里都有智能音箱,但都是無屏的百元級別智能音箱,品牌大多是小米、阿里。

低價,在智能音箱走進下沉市場的過程中尤其重要。

驅趕野豬:智能音箱的意外收獲

AI不僅能養豬,還能趕野豬。更厲害的是,AI養豬,還需要一套復雜的系統,而用AI驅趕野豬,只需要一個簡單小巧的智能音箱即可。

靠山吃山的西南農人,常選擇在深山里某一處地勢稍微平坦的洼地開墾出一片農田,就用來種莊稼。

劉翠是一輩子的農民,她的一生幾乎都在中國西南深處的大山里度過。作為一個農民,氣候是妨礙播種和收獲的頭號敵人,而作為一個生長在野豬出沒地區的農民,熱衷于在三更半夜,人們熟睡時候出來覓食的野豬,則是她除了天氣之外需要面對的第二大敵人。

野豬是雜食性動物,只要能吃的東西都吃。但當有莊稼可以吃的時候,沒有野豬會甘心只默默困守在密林里啃食雜草。

夏秋兩季是野豬最常出沒的季節。劉翠回憶,她已經跟野豬做了十幾年的斗爭。

“十幾年前,孫女還小的時候,一整個暑假一整個暑假地呆在這里,每天晚上就領著她一起出來趕野豬,那個時候什么先進的設備都沒有,大部分時間只能靠吼。”

所謂“吼”,就是靠發出很大的聲音把野豬嚇走。

孫女鬧騰,覺得嚇野豬稀奇。每到暑假,孫女在身邊的時候,常能幫著她“吼吼”。自己沒有精力“吼”,就只能拿著個盆和錘子互相敲打,摩擦發出尖銳的“呲啦”聲嚇走時不時不來啃食莊稼的野豬。再后來,劉翠則用喇叭來趕野豬,也省力氣些。

如今不一樣了。去年,有孫兒給劉翠買了個智能音箱,本想著老人孤獨,偶爾放放歌,說說話,幫老人排遣寂寞用,圖個新鮮。

老人耳背,智能音箱聲音不大,孫兒就把家里的喇叭拿出來,把音箱放在藤椅上,喇叭口對準音箱,再拿來繩子把喇叭綁在藤椅椅背上。

后來,劉翠夫婦想著這套“設備”能不能用來驅趕野豬,就放在院子口。

智能音箱用起來不麻煩,放一首山歌,加之喇叭放大音量的效果,既能幫忙驅趕野豬,又能方便老人聽。

現在,只有偶爾下雨的時候,劉翠才會親自出來驅趕野豬,其他的時間基本都靠智能音箱+喇叭解決。這也算是智能音箱在下沉過程中的意外收獲吧。

情有獨鐘:老人更愿意選擇智能電視

不同于智能音箱,不管互聯網廠商在電視領域的競爭有多激烈,但是在用戶眼中,電視還是電視。

市場調查顯示,現階段中國電視的主要受眾是老年人,隨著互聯網行業的發展和下沉,不管是中年人還是青少年,他們的娛樂方式更偏向手機和智能設備,對產品追求個性和彰顯自我,因此他們對電視產品的需求在降低。

近日,農村的一位張大爺非要更換電視的需求,引起了兒女們的注意。這位老人對兒女反復強調,自己一定要買能夠用語音控制的電視。

作為一眾許久不怎么打開電視的70后的一員,張大爺的兒子不解地問父親,“為什么非要是能夠語音控制的電視呢?您現在看的電視也沒有用幾年呢?”

這時,老人道出了自己的心聲,“我現在歲數越來越大,??仄魃系淖侄伎床惶宄?,我聽說人工智能的電視直接對著電視說話就能換臺。我想買來試試,村里很多老人家里都買了,我還去你隔壁王大爺家看了下,確實能對話。”

原來,大部分農村老年人獲取信息和娛樂的方式還是停留在電視層面。而與此同時,對于老人來說,他們對手機的駕馭和控制能力有所欠缺,伴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普及和推廣,越來越多的老年人開始感受到了科技的魅力,他們對電視的要求不止是更大,更薄,更清晰,而是希望能夠與之對話。

其實,在老人說這個理由之前,晚輩們只是以為老人被現在的人工智能噱頭蒙蔽了雙眼,買人工智能電視只是為了湊熱鬧。但沒想到的是,老人竟然說得如此有理有據,甚至還試用了。

幾天后的周末,張大爺隨兒子一起進店選購電視,的確,在演示過程中,老人只需對電視說出“XX,我想看北京衛視”、“XX,我想看戰爭電影”、“XX,幫我找到XX天氣預報”等口令,電視就能及時給出反饋。

挑選完畢后,張大爺終于將心儀的人工智能電視搬回了家。

在兒女們看來,人工智能電視對老人來說,是信息獲取的渠道,是一個新玩具,更是一種陪伴所在。這也就不難解釋,為何老人對人工智能電視如此情有獨鐘了。

只是,讓人驚訝的是,沒人想到人工智能電視的下沉市場竟然已經觸達到來了農村老人的身上。

結語

這三個故事,只是一個小小的縮影,成千上萬關于智能硬件的新故事也正在上演中。

畢竟,下沉市場作為我國人口基數最大、面積最大、潛力最大的市場,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想必,在日益紅海的市場面前,在眾多的用戶面前,會有越來越多的廠商來爭奪這片廣闊的新市場。

而且,褪去商業和科技的外衣,下沉市場的用戶是組成這個國家的絕大多數,服務好他們,就是服務好了整個國家,這個巨大的紅利用戶群體,值得一眾科技公司為之而服務,為之而奮斗。

CV智識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