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人沒有假期
2019-09-29 16:16 互聯網人 十一 小長假

互聯網人沒有假期

“不出門后悔,出門更加后悔,”這是大多數人假期的狀態。在你糾結于國慶假期要不要出去玩的時候,有這樣一批互聯網人,在別人休息的時間工作,而且全年無休。

今天,燃財經和8名沒有假期的互聯網人聊了聊。他們中有4名創業者,還有公司高管、節目編導、網文作者、女主播。

他們有過很多心酸時刻。有人在9個月里飛了60次,女朋友和他幾乎一周鬧一次分手;有人陪家人旅行,結果全程接電話忙工作,導致家人發飆;還有人一休息就忍不住問自己“競爭對手會休息嗎”;甚至有人住在酒店頂樓看著車來車往,感嘆著和自己沒有半毛錢關系。

然而,過著沒有假期的生活,他們并不覺得委屈。有人認為年輕的時候就是要拼,用假期能換取更高的效率和快速的成長。在他們看來,不休假是主動掌握時間、控制工作的象征,閑下來反而會不安。

為自己熱愛的事業全身心投入,痛并快樂著,也是一種別樣的體驗。創業是一場艱苦的修行,做好一份工作亦需要滿腔的熱忱。不休假付出的是時間,更是責任與擔當。

讓我們來聽聽他們的故事。

放眼望去紅塵滾滾,但跟我沒有半毛錢關系

張宇 | 必茵連鎖酒店創始人

我做了十幾年酒店行業,基本都沒什么休息時間。現在剛剛開始自己創業,即便想要一個完全放空的假期,從短期來看也不太可能實現。

最初進入酒店行業時,我從客房開始,打掃衛生、刷馬桶,刷了三個月馬桶后,后來做前臺、值班經理、店長,一步步往上走。我最大的優勢就是我是從掃客房開始的,這個行業里的每個崗位,我都門兒清。

我先后待過錦江、華住、OYO酒店,做底層工作時很少有休息,酒店排班是做六休一,非常累。做前臺的時候,隨時要接待用戶、退錢等,系統又特別復雜,非常痛苦,睡一天,第二天又要上班。休息的時候就是睡覺,啥也干不了。

做到管理層之后更累??腿撕茉緹鴕汲栽綬?,我們從早上7點開始干活,干到晚上12點,還要看看有沒有滿房,以及酒店入住數據。曾經我在杭州管店的時候,住在酒店頂層,放眼望去整個杭州城,紅塵滾滾,但是跟我沒有半毛錢關系。根本沒有時間玩。

酒店這個行業,不休假是正常,休假才是不正常,說明生意沒做好。

現在我的創業公司剛剛開始,很多東西都要自己去做,這種不休假的狀態估計會持續很久,直到公司走上穩定期。

我認為時間是每個人本身最簡單的資源配置,在我看來,時間有5個基本概念,第一時間是一切的源起;第二時間是稀缺的;第三時間是可以用價格衡量的;第四每個人的時間價格不同;第五,時間可以購買。不休假帶來了更快的效率和成長,很多東西用效率的角度都可以理解。我是一個比較喜歡學習的人,會做大量的閱讀和思考。

休息時會問自己,我的競爭對手會休息嗎?

孫海銘 | 鉑嵐電子煙創始人兼CEO

我們公司在深圳,北上廣深一般都是早上9點半上班,但我們每天早上8點準時開始例行晨會,雷打不動。所謂的節假日和周末,大家也處于一種隨時待命的工作狀態。

大家平時的工作壓力比較大,公司幾位“馬拉松愛好者”擔心大家身體吃不消,就引導大家晚上跑步鍛煉,慢慢就形成了“加班+鍛煉”的文化,每天晚上加班到9點的時候,出去跑上5公里,然后繼續回公司加班,算是一種苦中作樂吧。

我不認同加班文化,但我認同一個常識——今日事,今日畢。如果沒完成,那就應該完成。這跟加班不加班,休不休假,沒有任何關系。

在鉑嵐也發生過加班的趣事:公司一個做設計的伙伴,有一次周末來公司加班,他女朋友也來了。他在那里設計,他女朋友就在旁邊吃雪糕。那天,他女朋友吃了5根雪糕,下午就說胃不舒服,要去醫院檢查。因為這個事,我還專門請他女朋友吃了頓飯,因為耽誤人家熱戀了。

臨近周末,我經?;嵊幸恢紙孤歉校好魈煸趺從質侵苣┝?,時間真快。

電子煙行業現在處在爆發期,競爭非常激烈,各大品牌都在瘋狂搶市場,時間窗口非常重要,一刻也不能松懈。每次周末如果我休息了,我都會想一個問題:今天競爭品牌的創始團隊在干嘛,他們會休息嗎?

如果讓我知道他們沒休息,內心會覺得有罪惡感和內疚感,覺得對不起投資人,對不起股東。所以,這樣休假也休得不心安。我覺得這是創始人身上擔負的一種責任感。

連續一個月甚至幾個月無假期的作戰,有時候確實會覺得疲憊,但習慣以后,閑下來反而覺得非常不踏實。因為很多比我更聰明的人比我更拼命,這是很可怕的。

這樣的工作安排,對于我而言不是被動選擇,我更愿意主動去擁抱,發自內心的去接受。創業這條路本來就是逆人性的。

有時候很累,一旦感覺不那么累了,又充滿了不安感。這是創業者的常態,也是很美妙的一種體驗感。

即使時間騰出來,大腦也騰不出來

王旭 | 園釘創始人兼CEO

我們公司是互聯網教育項目,我自己基本上全年無休,全國有幾家分公司,需要來回跑。我理解的假期就是不用工作好好放松,但是現在基本上不可能,就算我們出去玩,手機上工作也不停。即使時間騰出來,大腦也騰不出來。每天腦子里的事都還在工作上面,很難和生活切分。

這些年以來我只有早期在研究所工作時享受過正常的假期。2011年之后,我做的是服務銀行的工作,也是7×24小時待命。到創業后,就更加忙碌了。近10年來我幾乎沒有真正意義上的休假,有時候即便陪家人出去,也還是要在線工作。

最慘的一次假期是我們一起去成都,從下了飛機我就開始接電話,整個游覽過程跟在家人后面走,配合他們拍照片,最后家人都已經發飆了。后來想想算了,就不要這個狀態出去了。

我目前沒有假期的狀態估計還得持續一段時間,因為公司還有很多波動的周期,需要等到完全走上正軌才能放松一點。要是能休假的話,我挺想到山上寺廟住兩天,或者就在一個安靜的民宿、小四合院之類的地方待著幾天,啥也不干,就是放空。

我以前會踢球解壓,現在也沒時間了,就晚上睡覺前聽郭德綱的相聲。我也知道長期繃緊其實是一個很不健康的狀態,但這不是因為要賺更多的錢,只是需要把一些要緊的事情在假期處理掉。創業就是要經歷這樣的過程,我們的初心就是要堅持做好我們認為對的事情。

我們為業績負責,不為打卡時間負責

孫鄰家 | 北美華人即時配送平臺Gesoo CEO

我從2012年開始創業,Gesoo已經是我第四個創業項目了。創業這么多年,我腦子里已經沒有休假的概念。

創業公司管理層是沒有辦法分清楚假期和工作日的,外賣行業更是如此,我們的業務目前是7*13小時運轉,業務在運轉就會有問題出現,就需要隨時救火。

我在今年5月和我們市場負責人一起去德州考察,每天都要工作到晚上十點才回酒店,凌晨一點還在開車找吃的,應對時差(美國國內有時差)的同時,強迫自己足夠清醒,和投資人進行電話會議。后來我同事累病了,我自己奮戰,一個星期飛了7個城市。

就在兩個星期之前,我跟一個同事在去見投資人的路上遭遇了車禍,安全氣囊都出來了。雖然我們沒有很嚴重的外傷,但我當時的第一想法都不是去醫院,而是想先去和投資人把會開了。

后來處理車禍的警察直接把救護車叫來了,我沒辦法只能跟投資人說明情況,還是投資人催我去醫院,主動改了會議時間。

我們為業績負責,不為打卡時間負責,對外得能打能拼,對內得能夠持家有方,大到戰略小到日常運營,每一處都需要操心。我們很多的思考是需要在白天嘈雜的日常工作結束后才能安靜進行的,而且還要不斷學習新的運營和管理方法。

我對公司的業務發展有很多規劃,當然在做這些規劃的時候,假期是不會單獨算進來的。

畢竟我是在美國創業,美國對勞工的關系很嚴格,所以我只對自己有這樣的要求,但不會強求同事和我一樣,也不會強求同事24小時開機在線。

創業是自己選擇的,苦中作樂才是好方法。不休假反而是我主動掌握時間、控制工作的一個象征,加上定時鍛煉、自駕放空, 我還挺享受的。最重要的是,節奏正確之后,我個人的專業度,對事情的判斷力都會提高,管理的軟實力也有進步,畢竟管理是要靠一朝一夕積累的。

早已習慣沒假期,反倒會以吐槽為樂

荷西 | 節目編導

做編導這行,沒假期很正常。其實什么工作都累,我現在已經習慣了,反倒會以吐槽為樂,吐槽完了大家該干什么干什么。

剛入行那會兒錄一個節目,連續一個月在公司睡,實在熬不住了,就到附近的同事家瞇一會。大冬天,凌晨我還沒寫完劇本,實在困,就用冰水洗臉,使勁拍自己。

有一期節目,和嘉賓對完稿之后,領導讓我先休息一會,結果錄制開始了我還沒到現場。因為實在太困了,電話也沒聽著,最后還是導演來踹門把我踹醒的。那件事對我影響很大,從此之后我再也沒有睡過頭,入行六年,只有那一次。

我并沒覺得多辛苦,那時候覺得挺歡樂的。我一年可能要錄三、四個項目,有時候十一這樣的假期也會錄。唯獨一個節日,我不會工作。我覺得什么節都可以不過,但是春節一定要,因為平時幾乎沒有時間陪父母。

我記得2017年中秋那天,我爸媽來了,但我錄節目錄到非常晚。我不想讓他們看到我的疲態,本來已經很累了,還假裝特別興奮地帶他們逛了超市。我說:“第二天你給我們同事做頓飯。”因為大家都是這行的,中秋節都回不了家。當時我爸媽一臉懵,他們不是很清楚我的工作性質是什么樣子。

就這樣,第二天一幫朋友都來我家一起過了中秋,我爸媽給大家做了好多菜,包了餃子。但其實我心里清楚,他們可能還是只想和我一個人過節。

我第一份工作是朝九晚五,放棄了這樣的工作,有得有失。時間不規律的工作,有時候要熬一整夜,往往還伴著高壓和挑戰。但你做完一個節目時獲得的成就感,是無可比擬的。

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心聲,很多人做了一個節目,當看到片尾自己名字的時候,會有一種莫名的滿足感。每份工作都有不易,就看能不能找到合適的調節方式。

我會關燈拉窗簾放大悲咒,當作一次短暫高效的“休假”

常廷 | 時空視點高管

我在品牌咨詢這個行當已經八年了,今年上半年是最忙的一年,也是產生質變一年。我們團隊競標拿下一個五千萬的客戶,不過這個客戶不在北京,所以每周都要來回跑,每天12點前睡覺都是奢侈。我在航旅縱橫上的記錄已經超過99.8%的用戶,前9個月飛了60次,平均每個月飛7次,真是比藝人更夸張。

兩個月前,產品上市前夜,我發燒燒到38.5℃,還要連續三天每天開會到凌晨一兩點,后來去醫院輸液,護士剛準備扎針來了個電話,我就放下衣袖跟護士說先等等。

這種強度肯定對我個人生活有影響。上半年因為出差太頻繁,和女朋友差不多一周鬧一次分手?;乩匆裁皇奔澠闥?,有次約了看電影,結果電影結束了還在打電話。

現在的工作強度和壓力確實比前幾年更夸張,但這個行業就這樣,換個公司也不會有區別。我在其他公司的一個朋友,為拿競標就在公司搭了張簡易床,在那吃睡一個月,最悲慘的是,最后不僅競標失敗,還被開除了。

對假期我還是很期待的,最近我也在督促自己要“會玩”,不要忘記放松和生活。

在工作之余,我也會有意識培養自己靜心的能力,比如把燈關上,把窗簾拉上,放大悲咒,盡可能放空頭腦什么也不想,就當作是一次短暫高效的“休假”。

不過一切的努力都很值得,我也很熱愛我的工作,它帶給我無限的新鮮感和成就感。在這個行業需要面對不同客戶、不同項目,需要不停創新,每次的創意執行后也會很有成就感,我也成為了全行業這個級別最年輕的業務負責人。

日更必須保證,每個想寫出名堂的作者都不敢懈怠

洛城東 | 網絡文學作家

在很多人眼中,網絡文學作者是很自由的,在家就可以工作,想出去玩也是說走就走。其實這是外界的一種誤解,網文作者這個職業,基本上全年無休,工作和生活沒有太明顯的界限,每天什么時候寫你可以自己安排,但不能不寫,日更是最基本的職業要求。

我的習慣是,每天早餐七點起床,先列一個今天要寫的提綱,然后寫兩個小時,晚上再寫兩個小時,每天寫四千到八千字,兩章,日復一日,堅持更新,生活非常規律。

和傳統作家很不一樣,網文作者日更是因為按章付費的這種模式,要求作者想辦法維持讀者的閱讀興趣和習慣,比如一本書盡量推遲完結,盡量往長寫,每天都要更新,不能無故斷更,才能有比較穩定的收入。

要是哪天沒有更新,書評區和網上就會有很多人出來罵你,說你膨脹,進而去挑更多內容上的毛病。只有更新穩定,并且經常爆更讀者才會支持你,把月票、推薦票投給你的作品,打賞也會更多。

要建立這種個人品牌和認知度需要長期的努力,一本書有沒有潛力,前期是看不出來的,更新到一定章節數就會積累起讀者,所以每個以此為生或者想寫出名堂的作者都不敢懈怠。我認識一個女作者,懷孕待產的前一天還要在病床上碼字,我也有過大年三十晚上家人看春晚,我在碼字的經歷。

作者都有自己的寫作節奏,小說情節的推進要時時在腦子里演練,然后及時記錄下來,幾天不寫就容易亂。所以大把的自由時間對我們也是一種考驗,堅持和自律非常重要,但這兩樣都是說來容易。日復一日的單調狀態很容易讓作者懈怠,慢慢走入瓶頸期,或者形成非常不健康的生活作息。我的問題可能就是持續性焦慮,不管干什么都在想要寫什么,有時會把自己搞得很疲憊。

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的工作,網文作者相對自由,不用處理很多復雜的人際關系和社會問題,整體工作強度也不是很大,我還是很喜歡這種狀態的,從2009年到現在將近10年,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

還是建議年輕作者能養成好的習慣,日更肯定是沒辦法改變的,但好的習慣和寫作節奏能讓你勞逸結合,提高生活質量,畢竟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嘛。

把別人休息的時間用來工作,說不定就成功了呢

西西君 | 虎牙才藝主播

我特別羨慕那些大主播,觀眾對他們的容忍度特別高,哪天說有事要請假,也不會有人說什么,而像我這樣沒有固定粉絲群體的小主播,就只能靠刷臉維持存在感,哪天要是沒上播,就會有一票人取消訂閱。

每天晚上八點,我得準時出現在直播間里,然后一直播到十二點多將近凌晨一點,直播的內容很寬泛,唱歌跳舞聊天,偶爾打會游戲。要是有觀眾來體驗,可能覺得這五個小時輕松愉快地就過去了,但對我來說這是無比漫長的五個小時。

為了這五個小時,我要從下午四五點的時候就開始準備,擼個什么妝,穿哪幾套衣服,哪些歌唱過,哪些還沒有,要跳幾個舞,如果有人刷禮物還要多幾個備選……這些事情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去準備,但每天都是差不多的流程,身體上的勞累可能還不算什么,心理疲憊非常嚴重。

有一次我感冒發燒,在上播的前五分鐘還在敷冰袋,本來是打算通知一下大家請個假,但還是忍著上播了,有很多人讓我照顧好自己,禮物也比平時收得要多一些,還是很感動的。

直播這個行業就是這樣,分等級,分勢力,有的大主播直接和平臺簽約,自由度會高一些,有時候時長不夠,開個錄播或者只放BGM直播間都會有人刷禮物,很輕松就能達到要求;我也認識一些和公會簽約的小主播,要求非常嚴格,有的主播全年無休,尤其是在其他行業的人都放假的時候,會有更多時間來看直播,那就是主播們的“旺季”,要嚴陣以待,不能出半點差錯,請假基本是不可能的。

我還算相對輕松一點,每天都播是一種自我要求,想成為簽約主播這也是必不可少的,要想在這個行業立足必須有這樣的毅力。但也有很多人是被逼無奈,她們就只是平臺和公會賺錢的工具,換做是我就不一定能堅持下來。

我也有很多次想過放棄,但想一想直播間里那些逗比的水友,就覺得這個工作不只有賺錢這一種意義,也有很多說話很難聽的人,直播間的復雜環境讓我坐在家里也能認識社會,獲得成長,這種機會還是挺難得的。

我也不知道未來會怎么樣,反正年輕的時候還能拼,沒有假期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我把別人休息的時間用來工作,說不定就成功了呢。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荷西、常廷、西西君為化名。

燃財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